《央广》贯通台湾东西的快速路盖得成吗?先回顾一甲子之前的中横
2020-06-10

    《央广》贯通台湾东西的快速路盖得成吗?先回顾一甲子之前的中横

【编按】高雄市长韩国瑜在 6 月 8 日的花莲造势场合中,喊出将国道 6 号延伸到花莲的计画,姑不论经费、效益与安全性评估可行与否,光是提及这条公路,就很难不联想到另一条血泪打造而成的东西横贯公路。确实,贯穿台湾东西部的中部横贯公路正式开通至今,已将近一甲子(1960.5.9)了。这条全长 192 公里的艰辛道路,当年是平均以每公里牺牲 1.18 条生命的高昂代价开凿舖筑而成的,虽然中横在历经九二一大地震之后已然倾颓,但仍无损于这条公路的伟大历史。中横贯通,或许是一段不忍再重来的开拓史,但也绝对是一个值得所有台湾人共同缅怀纪念的历史。

「老兵不死,只是逐渐凋零。」美军名将麦克阿瑟的这句名言,被世界各国军人都奉为圭臬。然而在台湾服役过的人一定也能体悟,每逢选举,国民党黄复兴党部的干部们,明明曾是高高在上的将官,却也都要虚伪的自称「老兵」。但老兵,老兵,他们到老都还是兵;真正的老兵,也就是 1949 年来台的这些基层军人,中横公路,或许就是他们咏叹流亡台湾史的第一乐章吧?

说到横贯公路 首先想到中横

虽然台湾有北横、中横与南横三大横贯公路,但中横是台湾第一条串联东部与西部的公路系统,因此在台湾只要一提到「东西横贯公路」,甚至只说「横贯公路」,大家最先想到的,也一定会是中横。

中横其实早在日治时期的 1914 年就已开凿,最初是作为理蕃道路,1935 年已完成埔里、雾社经合欢山,直达太鲁阁、花莲的道路,日本命名为「合欢越道路」(合欢越岭道路)。其中合欢垭口(大禹岭)至太鲁阁这一段,就是目前中横公路主线东段;而雾社至合欢垭口(大禹岭)的路段,就是现在的台 14 甲线;至于中横公路主线西段,则大部分与「大甲溪警备道」路线重叠。

1955 年 6 月,行政院退辅会主委蒋经国亲自率队,踏勘日人原本想要开闢的中线,却因地质不佳而作罢。1956 年 6 月中旬,蒋经国再次率队由西向东,对北线勘验后,同行者为省政府公路局总工程司长林则彬。7 月 7 日,由省公路局成立「横贯公路工程总处」负责开路、规划、建造、铺路等工程事宜。开工典礼分别在东西端一起举行,由当时的行政院长俞鸿钧主持,此一工程动员了1万多位荣民。

因应裁军安置 开发中横热在必行

中横公路的开凿人力会以荣民为主,原因当然还是政府经费不足,所以交由退辅会主导,并正式组织「横贯公路兴建开发委员会」。至于政府为何要投入这幺大的「兵」力?当时退辅会主委蒋经国坦承:一是国防需要,必须尽快打通中央山脉,建设一条横贯台湾东西两部的交通线。二是配合国家经济建设,便利山区资源开发。

但第三点也是真正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要在台湾已能稳定徵兵后,尽快裁撤从大陆带来的军中冗员,但又必须安置他们就业。藉由中横的开凿,沿线可供政府安置荣民的土地甚多。

另外当时没有精密先进的工程设备,开路工人只能依赖十字镐与炸药,因为炸药控制不当,加上工程意外及天灾,身亡率相当高。若是使用民间的工人,这样的身亡率必然会危及社会安定,政府也不得不徵用这些单身的荣民。

1984年服役时期,因配训才有机会第一次到达东台湾。为了蒐集写小说的题材,休假时我没回台北,而是透过同袍的介绍,访谈了他父亲与几位父执辈的邻居。一开始老先生们并不清楚我的来路,怕我是什幺政工,或是有什幺特别任务,只是客套的应答。不料酒酣耳热后,谈到修筑横贯公路时,其中一位老杯杯就哭了起来︰

枪林弹雨没死着 却命丧中横开拓路上

「可怜啊!他们披着这身老虎皮,从东北军当到国军,在大陆从南到北走遍十几省,鬼子的砲那幺强,土共的人那幺多,几十年来枪林弹雨的都死不了。没想到来了台湾,老虎皮都剥下来了,却被我装填的炸药给炸死了。可怜啊!……」

我再追问下去,原来他们一群人到台湾没几年,因为军中冗员过多,又不是嫡系部队出身,就被裁编勒退。但当时退伍还分为真退伍与假退伍。真退伍就是一次领光退休金,从此就是打仗也不再找你了。假退伍就是人虽离开部队了,但还能领主副食等津贴及八成底薪,算是备役军人。

他们这群来修筑横贯公路的荣民,实际上都是假退伍,前几年根本不能自由行动,必须随工程队作息。但工程队比军中更危险,以前他们在大陆时「兵油子」,一有了危险就开小差,逃到另一个安全或轻鬆点的部队吃粮。然而到台湾没战争,国防部为了怕各级长官「吃空缺」,官兵每月领饷都要按箕斗纹(指纹),根本不可能再开小差了。

老兵叹同袍性命在主子眼里 比狗不如

工程队员工面对地震山崩等天灾,以及爆破意外的人祸,死伤比率比在军中还高。但中横是当时的重点工程,又是太子爷亲自督导的门面,媒体当然只敢报喜不报忧。老杯杯酒后气愤地说︰

「炸药品质有问题,地质探测也不实,咱们这些死丘八(兵字拆开即丘八)在他们主子眼里,比狗还不如,死也死不完。炸死了多少也没人理会,直到有个工程师,睡觉时地震压死了,才找了个桥纪念。工作中被炸死的抵不过睡梦中被压死的……」

老杯杯抱怨的这些,在我想写的小说里用不着,所以退伍至今 30 多年,我也从未去考据其真实性。如今维基百科里对「靳珩」与「靳珩桥」的注解分别是︰

「靳珩(1914 年-1957 年 10 月 20 日),河北无极县人,台湾知名已故土木工程师,毕业于北洋大学的土木工程学系。1948 年随国民政府来到台湾,于中部横贯公路修筑工程的巡视时,在燕子口一带因地震引起的落石砸中而殉职。该公路完工时,特将燕子口该处的桥命名为靳珩桥以兹纪念。」

「靳珩桥,原名白龙桥,为台湾台 8 线上横跨鲁丹溪的桥樑,位于花莲县太鲁阁国家公园境内,全长 82 公尺,宽有 11 公尺,以 RC 材料建造。原是立雾溪一条产金道路,跨越鲁丹溪的一座简易桥樑,桥身呈石拱造型。国民政府来台后,为开闢中横公路而兴建,并保留石拱的桥身造型,后来因工程师靳珩于上午进行巡察时,遭逢地震而被落石击毙,故竣工后改称『靳珩桥』,以兹纪念。」

纪念一个工程师之死 才让其他老兵的牺牲为外界所知

当时不只是陈诚、蒋经国等大员,要去尚未完工的横贯公路悼念靳珩,11 月 9 日在台北市中正路(今忠孝东路1段)善导寺、也举行了追悼大会。到会致祭者有辅导会、交通部、公路总局、省交通处、公路局、中国土木工程学会、公路党部、公路工会等机关团体代表数百人,开拓中部横贯公路的艰辛惨烈渐为国人所知。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下,原本不管真退役还是假退役的修路荣民,他们因公殉职的新闻从此得以大方见报。1958 年 4 月 8 日《联合报》3 版记载︰

「横贯公路本线中段南投县仁爱乡合作村石门地方,昨(7日)天又发生一起大惨案。5 个开路英雄,因凿山火药爆炸,山岩崩塌,逃避不及惨遭活理毙命。本案发生时间係昨天上午 11 时 40 分,5 个死者名单为赖基运(36 岁、广东人),管国财(31 岁、广东人),许水木(23 岁、福建人),白真(26 岁、北平人),周保富(38 岁、江西人)。据闻:现时已觅获4具尸体,另 1 具尸体尚在挖觅中。台中地检处据报已派员前往验尸。」

在开路之前,中横东段曾被称为「产金道路」,希望这里能成为立雾溪砂金採矿的交通道路。然而从太鲁阁到天祥这一段将近 20 公里的道路,都必须通过悬崖峭壁及坚硬的大理石岩,因此特别辛苦,加上桥樑隧道特多,成为中横现今最主要的景观。这是牺牲许多荣民所完成的重大工程,1958 年 6 月 15 日,《军闻社》花莲电︰「为纪念横贯公路殉职的开路英雄,在太鲁阁长春桥及靳珩桥畔,兴建的长春祠及开路英雄殉职纪念碑,均于 15 日落成,并订于本月底于长春、锥麓两桥工程完竣时,合併举行落成典礼。」

长春祠中供奉了不分军民、也不分军阶的 212 位殉职开路工程人员。平均下来每公里牺牲 1 人余,牺牲的惨重也是举世罕见。可惜在长春祠 1970 年遭山崩损毁,虽于 1973 年整修重建完成;但 1987 年再遭落石损毁,整个原先的祠堂连基座都崩损;因此 1988 年在原址的左侧又兴建一座新的长春祠。

如今的长春祠,虽已不是 1958 年完工时的样貌与座落处,但还是让这些近乎文盲的开路荣民,也终于有了与工程师一样的葬身之地。

(本文转载自2016.09.18民报/管仁健)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